我要入驻

探索与重构:艺术品电商新模式

2017-06-24 08:41 王槄
229

当前,我国艺术互联网产业处于一个相对尴尬的境地。《2016年度TEFAF艺术市场报告》显示,2015年全球艺术品市场销售总体下滑7%,由682亿美元跌至638亿美元,成交量同比下跌2%,我国艺术品市场销售额则锐减23%至118亿美元。而在艺术品电商行业,不仅出现拍卖成交额下滑、成交量所占份额偏低,而且信用体系不健全等问题也不能回避。但同时,政策、资本、企业却都在密切关注这个产业,对艺术品电商、艺术互联网产业充满了期待。
艺术互联网产业历程
从2000年第一家艺术互联网企业嘉德在线诞生至今,我国艺术互联网产业已经过了二十余年的发展。雅昌艺术网、赵涌在线、博宝艺术网、翰墨千秋交易中心、文玩攻略等平台是其中的佼佼者。2014年至2016年,艺术互联网行业发生了一波的创业热潮,给这个产业带来了新的生机,同时也出现了不少问题。
门户时代。门户时代的典型特点是信息展示,以雅昌艺术网为代表的艺术媒体企业,以赵涌在线、博宝艺术网为代表的艺术品电商企业,以翰墨千秋交易中心等为代表的移动电商平台,基本上都具有Web1.0门户时代的特点,依然以信息展示为主,互动性不多。
搜索与社交时代。搜索时代的典型特点是UGC用户生产内容,实现了人与人之间双向的互动。雅昌艺术网的“艺搜”是唯一的一个典型代表,提供中国的艺术品拍卖的交易数据查询服务。就社交这个阶段,华夏收藏网、一尘网、盛世收藏、Artshare等企业从不同角度做了尝试,但是尚未有一家能够独占鳌头。
“互联网+”时代。在“互联网+”时代,典型特点是多对多交互,不仅包括人与人,还包括人机交互以及多个终端的交互,以智能手机等移动互联网终端出现为代表,现在仅是大互联时代的初期,真正的3.0时代一定是基于物联网、大数据和云计算的智能生活时代,以人为本,时刻联网,各取所需,实时互动,这个阶段是艺术互联网企业急需发展的一个阶段,以文玩攻略为代表的文玩电商,以紫砂之家为代表的紫砂电商、以九藏天下为代表的邮币卡电商、以御府为代表的和田玉电商,他们已经从单纯的电商平台逐步向产业物联网发展,跨终端,深挖艺术产业大数据,市场前景亟待看好。
瓶颈重重下的艺术品电商市场
所谓“不破不立”,我国艺术产业已经出现了瓶颈,急需变革,是为破,互联网新技术的发展为艺术市场发展提供了新的发展契机,是为立。
从2011年起,我国艺术品市场饱受风险暴露、经济增速放缓、高压反腐,以及存在制假售假、虚假鉴定、虚高评估、交易不透明等冲击,一直处于行情低谷期,大拍卖企业成交下降,更多中小拍卖行则陷入关门、倒闭泥潭,市场寒冬倒逼整个行业正在加速洗牌,如今,市场一片萧条,近几年发展迅速的艺术品电商电商企业,也是面临困境重重。
诚然,互联网代表着未来发展的趋势,任谁都不敢轻视。但从技术发展上讲,艺术品电商远远落后互联网的发展速度,现有艺术品电商大多没有平台概念,几个人,集聚了几十家画廊,或者上百位艺术家,或者上万件艺术品,就搞了一个所谓的电商网站,进行在线拍卖,其实本质上也是贩卖,只是他们贩卖的商品是艺术品而已。但从规模和运营上看,和天猫、京东的平台规模根本没法比,充其量和一些天猫店不相上下,要知道一些月流水上百万的天猫店比比皆是。所以,艺术品电商的发展是任重而道远,不过,从当前电商的发展趋势上看,可以预测艺术品电商的一些趋势:一旦线下有实力、有资源的企业进入艺术品电商,再加上懂艺术懂电商的高手操盘,估计现有艺术品电商没有几个能扛得住他们的攻势。
2015年3月5日,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,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“互联网+”行动计划;2015年6月24日,发布《“互联网+”行动指导意见》;2015年7月8日,发布《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》;2015年9月11日,发布《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》;2015年9月26日,发布《关于加快构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支撑平台的指导意见》;2015年10月2日,财政部下达2015年度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50亿元,共支持项目850个,项目数较2014年增长6.25%。
这些优势政策出台,对处于困境的我国艺术产业无疑是一盏指路明灯,互联网+代表着一种先进的生产力,将会推动艺术经济形态不断的发生演变,从而带动艺术经济实体的生命力,为艺术互联网产业的改革、创新、发展提供广阔发展平台。
重构中国艺术互联网产业的商业新模式
最近几年我国艺术品市场尽管发展迅速,但是购买人的水平还远远低于西方艺术品消费者的水平,不过,我国的艺术消费市场大有潜力可挖,有其潜在的社会需求和市场需求。如传承艺术品本身的文化属性、艺术品走进寻常百姓家、艺术家们希望借艺术品让人人都懂“艺术”。在大艺术品范畴之内,我们不再局限于艺术品收藏或者投资,更加侧重于开拓艺术品的实用性、大众性,以及文化属性,以艺术品为载体,将艺术品本身的文化属性和实用性紧密结合,在潜移默化中将文化、艺术进行一定的传承。
纵观中国当下的艺术品市场,人们的关注点基本在投资上,“天价”、“过亿”等新闻往往能轻而易举地“上头条”,诚然,艺术品具有投资功能本无可厚非,毕竟在各种投资类型中艺术品投资的风险相对较小。不过,过犹不及,一旦投资过热,这种行为就会变成投机,这不仅会对整个市场造成危害,也会导致艺术品本身的文化属性被忽略、被荒废。
目前,我国传统艺术产业已经出现了瓶颈,在互联网浪潮的冲击下已经岌岌可危,不少传统艺术产业公司都在进行艺术互联网的尝试,目前正处于革命变革时期的阵痛。然而,“他山之石,可以攻玉”,我们可以借鉴国内外的行业成功经验,大大增加艺术互联网产业的成功机会。
所以,我们需要整个政府、个人、企业等之间的紧密合作,才能探索和重构符合我国国情的艺术互联网产业新模式。
政府:PPP。据财政部科学研究所所长刘尚希在2015年12月31日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法律制度建设高峰论坛上发言指出,“PPP中最关键的是对三个主体:政府、社会资本与人民群众之间的收益与风险的分配,PPP立法就是要做到这一点,降低各个主体所面临的不确定性程度,尤其是针对目前PPP项目中社会资本的观望态度浓厚这一特点”,必须通过PPP立法强化契约与契约精神,基于自治原则推进PPP的规范发展。
政府是个人和企业平台的守护者,同时也是艺术产业过剩产能的分配者,如,非物质文化遗产、手工艺产品等产业资源,美术馆、博物馆、艺术区等土地资源,政府文创基金、艺术基金等资本资源,展览、艺术节等大型会展项目,这些都需要政府相关部门来调配,作为个人和企业的个体能量终归有限,整个产业的发展更离不开政府的支持和鼓励。
在某种意义上说,政府不再是唯一的社会公共产品与公共服务的供给方,社会资本也可以参与到这一活动中来,这使得原有的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被重新定义。而政府、社会资本的接入将会大大提高艺术互联网产业项目的立项、发展和成功的系数,从而为我国整个艺术产业乃至文化产业带来新的活力。
个人:品牌。很多艺术品产业从业者都有这样的特点,第一,线下很有名,线上没名;第二,本地有名,出了这个地方,无人知晓,还有一部分是艺术新生力量,线上线下都没有名。如今移动互联网很发达,微博、微信、播客等形式非常方便,成本很低,以此作为根据地已经有了很多成功品牌,如老树画画(刘树勇,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教授,微博粉丝135万)、顾爷(顾孟劼,漫画家,微博粉丝97万)、张晨初艺术空间(张晨初,油画家,上海师大美院教授,微博粉丝42万)等,他们利用有效互联网手段进行推广,将互联网“根据地”转化成自己的势力范围,形成个人品牌,逐步积累有效客户群,从而建立了一个长效的用户经营体系。
另外,可以通过第三方平台来发展自己的业务或品牌,如:淘宝拍卖会、赵涌在线等,然而,艺术互联网产业的第三方平台发展大多比较慢,或者侧重于专业领域。所以,基于艺术互联网领域的共享经济平台大有潜力可挖。
企业:共享经济平台。当前,全球经济已经出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新趋势:消费者之间的分享、交换、借贷、租赁等共享经济行为出现了一种爆炸式增长现象,2014年全球共享经济的市场规模达到150亿美金,到2025年,这一数字将达到3,350亿美金,年复合增长率达到36%。初期主要围绕“住”与“行”两方面展开,如:eBay、Craigslist交易平台,Airbnb房屋短租平台,Uber拼车平台,WeWork办公室共享平台等,不仅如此,共享经济以后在生活服务、在线教育、旅游、交通等方面的新发展也不容小视,艺术互联网领域也不例外。
从本质上看,艺术过剩产能是一种诱人的低成本原料,它使得搭建共享经济平台变得更有意义,人们可以借助平台联合起来释放出隐藏在过剩产能中的价值:资产、时间、专业知识、服务以及创造力等,如:整合成千上万的微型企业成就了阿里巴巴,整合了成千上万的出租车成就了滴滴打车,整合了成千上万的尾货成就了唯品会。
诚然,我国艺术品行业有上百种细分类,诸如紫砂、玉石、钱币、文玩等,不同细分领域的产业资源、人脉,几乎不重叠,有着自成一体的脉络,相互之间比较难渗透。所以,从艺术专业角度来讲,艺术细分领域的共享经济平台才是方向。即使在当前艺术市场低迷的情况下,紫砂之家、九藏天下、御府、文玩攻略等细分行业电商,仍然持续稳固发展。可以预见,在未来几年内,尤其是在艺术相关的电商服务、家居服务、生活服务、艺术教育、艺术鉴赏、艺术馆等服务领域,以诚信为基础的艺术品鉴证体系、艺术品经纪人体系、艺术品安保体系等共享服务平台,都是发展潜力巨大的产业蓝海。
如今,云计算、大数据、移动互联网、智能终端等技术的聚合,不断催生着共享经济的新形态,不断改变着我们传统的“拥有”、“产权”等核心观念,将之转变为“使用”、“信任”、“合作”、“共享”,尤其在尚未被过度挖掘的中国艺术互联网领域,更是商机无限,我们要理解和接受这样一场新型的资源革命,更是前所未有的生产关系革命,因此,我们只有解放思想,不断学习和实践,才能在当下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中,我们的国家和企业立于不败之地。

26